努力与坚持 简珮如逐舞梦开花结果

(中央社记者黄兆平纽约特稿)华丽鲜豔的舞衣、情感投入又不做作,美国玛莎葛兰姆舞团首席舞者简珮如重新演绎希腊着名爱情悲剧「心灵洞穴」的米蒂亚,让她16日再度登上「纽约时报」。 对简珮如而言,登上美国主流媒体已非遥不可及,更是梦想成真。2007年只身来美,2011年进入美国知名舞团玛莎葛兰姆舞团(Martha Graham),2014美国舞蹈杂誌(Dance Magazine)选她为年度最佳表演者,她也获选义大利「Positano Premia La Danza」当代最杰出女舞者的奖项肯定。 今年,简珮如更以翩然舞姿跃上今夏8月登场的「雅各枕舞蹈节」主视觉人物,16日她也获得新泽西州哈德逊郡(Hudson County)「女人历史月」的女性代表。 这么多的光环,简珮如的努力及坚持似乎让她离乡追寻舞蹈梦之路,有种开花结果的感觉,更远远超过从小在父母亲、师长「鼓励」下习舞、成为舞者的期望。她笑说:「2014年真是我舞坛生涯一大转捩点。」 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毕业的简珮如,是继许芳宜后第2位进入玛莎葛兰姆舞团的台湾舞者,去年晋升首席舞者,一再受到舞团艺术总监艾尔柏(Janet Eilber)的赏识与肯定。 不过如此成就背后却承受不小压力。简珮如说,「压力很大」,很多人表演过这些角色(包括许芳宜),不只舞团,还有舞评人、观众都会比较,「我只能不断练习,找出自己特色」,同时又要不失玛莎葛兰姆的味道。 事实上,面对市场残酷竞争,简珮如也分享说,纵使连大品牌的玛莎葛兰姆都不再只是呈现葛兰姆的作品,为了拓展新观众群,舞团开始邀请各地编舞家合作演出,「包括西班牙的纳丘‧杜亚托,希腊的安东尼斯‧佛尼亚达克斯等,希望演出不仅看到葛兰姆的经典,也能有当代编舞家的新作。」 简珮如从3岁跳芭蕾舞迄今,岁月累积与不断苦练,背后也有舞者鲜为人知辛苦的一面,身上可谓「伤痕累累」。她透露,每一位舞者都会有伤,除了做好防护工作外,她常要借助针灸舒缓或解除疼痛。 旅外7年,简珮如感触多多,「当初考量台湾舞蹈环境并不理想、没有太多的选择和机会」,加上张晓雄老师不断鼓励,大学毕业后决定到纽约闯蕩,最开始一边攻读学位一边进修舞蹈,但优异的舞底让她第2年就获得Buglisi舞蹈剧场与Nimbus舞团的邀约表演,也就放弃攻读学位,开始职业舞者生涯。 相较之下,简珮如觉得「现在台湾的年轻舞者机会多更多」,除了云门舞集外,很多前辈都返台创团,包括许芳宜、曾任比尔提琼斯舞团专职舞者7年的林文中,还有最近在纽约驻村演出的黄翊等。 至于未来,简珮如说,「会继续跳下去,当然也不排除教学工作」。她同时特别感谢丈夫包特(Samuel Pott)、也是Nimbus舞团总监的大力支持,让她无后顾之忧,除了舞团首席,也能做好为人母、为人妻的角色,「因为舞蹈,我觉得一切融为一体,有丈夫支持,女儿也爱跳舞,更爱看我跳舞」。 不过,这些年一直都在世界及全美各地跳舞,简珮如最大的愿望还是希望有天能回台湾,为台湾的观众和家人演出。她说,「毕竟那种感觉不一样」。1040317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