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鼓励反腐官员大胆报道。腐败必须得到遏制。为什么皇帝成为反腐败的最大阻力

明朝的六大部门(负责监督朝廷的六百个部门)是朝廷反腐败机构的骨干。理论上,他们应该打击腐败。然而,这样做的后果是自焚。

嘉靖七年(1528年),李恪弹劾詹士洋和顾定臣,说“贪官和贪官不足以立即引起注意”

顾陈鼎是清慈大师(道教举行宴会时的天堂纪念)。嘉靖皇帝非常信任他。刘世扬说他贪婪平庸,公开反对皇帝。嘉靖自然不高兴。

嘉靖接着抓住稀疏文字中的“今日詹,又一天的辅佐大臣”几个字,命令刘世扬给予明确答复,具体说明“詹被提升为辅佐大臣”。这个案子是哪一年发生的?事实上,自明朝建立以来,很多人都做过詹士,后来成为内阁大臣。郑德时期,有权势的大臣杨廷和逐渐从《战史》上升到《史记》。

这是前代的事。谁不清楚?但是敢于直接回答皇帝问题的刘世扬不得不认罪。嘉靖抓住机会逮捕了他,并判处他鞭刑。

另一个不懂“选择性反腐败”并自焚的官员是崇祯皇帝的士兵张作基。

崇祯九年(1636年),清军入侵时,崇祯请大臣们讨论如何对付清军。负责演讲的张左己下达了命令和指示。

但是当崇祯看到张左己的一篇薄薄的文章《十万大军静待》时,他怒不可遏,要求他澄清他指的是谁。

事实上,“100,000部队”只是一个泛泛的陈述,并不是真正的参考。

张作济写这句话只是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。他怎么会想到崇祯会纠缠这个细节呢?知道自己肯定会受到惩罚,他决定在回答时不放弃。他敢于参与弹劾宦官首领和崇祯的心腹。他召集了一支潜在的军队,鼓动人民,为敌人护送战壕,摸了摸老虎的屁股,平时不敢摸。

如果说陈志跳留下的张作基的“陈述过失”突然导致崇祯飞升到一场无名之火中,那么张作基未能选择反腐就是火上浇油。

崇祯见此稀疏,更加怒不可遏,拿起笔,在张左己稀疏的文字上画了一个大“x”。

很快惩罚就下来了:张作济被撤职了!作为反贪局最重要的官员,这六个部门一直被视为君主的“耳目”。他们的工作特点之一是允许“道听途说”。其目的是消除对反腐官员说错话的恐惧,鼓励他们大胆报告所有问题。

反腐官员既然可以风闻言事,那么刘世扬、张作楫等人不具体指明事实也就构不成什么罪过,皇帝责令其回话,尤其是故意找借口对他们进行处罚,就完全没有道理。既然反腐官员能得到风声,刘世阳、张左博等人不具体说明事实是没有罪的。皇帝命令他们回答,特别是故意找借口惩罚他们,这是完全不合理的。

嘉靖和崇祯的做法实际上是反腐败,最终闭上了反腐官员的嘴,仿佛在告诉反腐官员:应该反对腐败,但是哪些腐败可以反对,哪些腐败不能反对,需要区别对待。

顾陈鼎在嘉靖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。高钱起是崇祯的心腹和宠臣。当反腐运动深入到这些人手中时,刘世扬和张作济自然会面临困难,明朝的反腐运动也不会成功。

发表评论